第2653章 地狱界宣战

+A -A

  天龙界,乃万古不灭大世界,实力之强在南方宇宙排名第二,仅次于主宰大世界“妖神界”。

  这艘次神级古舰,名叫赤火龙船,是龙族一位炼器天师炼制出来,若是催动到最强状态,爆发出来的战力,甚至可挡住伪神的攻击。

  古舰上,有一道道大圣级的力量波动,展现出天龙界强横的实力。

  一道声音,从前方的船舱古殿中传出:“书先生既然昆仑界的绝代大圣,应该知道最近在天庭声名鹊起的剑皇和石皇吧?”

  脚步声响起。

  一行修士,从古殿中走出。

  有男有女,个个修为不俗,气质不凡,或血气强大,或姿容艳美,皆是大圣级强者。

  刚才,问话的修士,名叫舒庸,是书界俗世顶梁柱一般的人物。

  他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模样,极为年轻,文质彬彬,白面无须。

  张若尘自然不会被眼前的阵势惊住,淡淡的道:“剑皇和石皇都是昆仑界顶尖强者,在下自然是知晓。”

  “他们是中古时期的沉睡者吗?”舒庸双目紧紧盯着张若尘。

  张若尘知晓这是对方在试探他,因为,剑皇和石皇来自真龙岛的龙神殿遗迹。别的修士,或许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可是,对于去过龙神殿遗迹的修士,多少能够猜出一点。

  此刻,《九仙美人图》上九位仙子之一的玲珑仙子,便是站在舒庸的不远处,一头金色长发,头长一对小小的龙角,身披紫衫,高挑而凹凸的身姿站在茫茫圣雾之中。

  张若尘道:“这是昆仑界的大秘,不能对外言说。”

  “书兄的一身浩然正气十分浑厚精纯,可否切磋一二?”

  未等张若尘同意,舒庸已是一掌击出,掌心喷薄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化为一条长河,响起震耳的波涛声,顷刻间,已至张若尘身前。

  在张若尘的眼中,浩然正气凝化成的江河,长达千里,如同一条白色神龙,蜿蜒盘旋,如能气吞山河。

  这长河是真实的!

  因为,张若尘已被舒庸拉扯进了道域。

  咫尺之间,衍化出数千里的道域世界,如此修为,不是一般的大圣做得到。

  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以无极圣意,转化出浩然正气,在头顶凝聚出一轮熊熊燃烧的烈日。

  “轰隆。”

  长河涌来,与烈日冲撞。

  顷刻间,浩然正气散去,长河崩碎,舒庸向后倒退三步,脸色变得苍白了几分。他身上的儒袍,被火焰烧穿了数处。

  在场修士,无不露出惊骇的神色。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儒道修士,竟能强大到如此地步,站在原地不动,都能震伤书界第一强者舒庸。

  张若尘冷哼一声,扫视在场众人,道:“这就是天龙界的待客之道?告辞!”

  “书兄,且慢。”

  舒庸连忙追上去,抬起一双宽大的云袖,向张若尘躬身一拜,道:“请书兄见谅,刚才舒某之所以出手,乃是想要试探书兄是否是儒界的修士。若有冒犯之处,舒某愿自罚一掌。”

  话音未落,舒庸已是一掌,向胸口按去。

  张若尘看得出,舒庸这一掌一点都不假,结结实实,是真的有赔礼道歉的意思。

  他心中不禁有些遗憾,儒道的修士中,怎么这么多都不懂变通,何必要自己打自己一掌,要赔礼道歉,直接送一箱神石岂不是更好?

  张若尘嘴里吐出一口浩然正气,却不再灼热,反而阴柔连绵,将舒庸即将击在胸口的掌力化解,身体如没有重量一般,向后飘飞了十多步。

  “算了!你若是真自罚一掌,把自己打成重伤,今后传了出去,说不定,世人还觉得是我咄咄逼人,心胸狭窄。想赔礼道歉,不如自罚一坛?”张若尘道。

  一道悦耳至极的女子声音,笑吟吟的说道:“这个主意好,本天女刚好准备了上好的玉蜂鸣,一直劝他,他却是滴酒不沾。有书先生这话,他看来是必须要喝一坛才行。”

  张若尘投目望去,看见船舱古殿中,走出一道女扮男装的身影。

  她虽然穿着男装,却依旧女妆红唇,双眉纤纤如柳叶,双眼涟涟似烟波,既是俊俏,而又清美,既是绝色红颜,却又有男儿才有的英姿。

  正是那个喜欢喝酒的千星天女,鱼晨静。

  千年不见,鱼晨静修为已是远胜从前,虽是女儿身,却有一股男子都无法企及的领袖魅力,双眼笑吟吟,可是眼神却深邃无比,仔细打量张若尘。

  张若尘早就知道鱼晨静在这里,更知道,舒庸是听了她的一句传音“或是儒界修士伪装”,才会出手试探他。

  张若尘道:“敢问舒兄,我可是儒界修士?”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书兄能够使用浩然正气,凝聚出一轮烈日,造诣更在舒某之上,自然不是儒界修士可以做到。”舒庸道。

  敖虚空打圆场,道:“既然书先生不是儒界修士,必然便是昆仑界的大儒,都是自己人,里面请吧!”

  众人鱼贯而入,相继坐下。

  刚才,张若尘露的两手,皆是高明至极,赢得在场修士的尊敬,因此坐在相对靠前的位置,与玲珑仙子遥想对望。

  玉蜂鸣,是一种神酿,如玉一般雪白,散发出蜂蜜一般的香甜味道,可是酒劲极大。一旦喝醉,耳中如有万千只蜜蜂振翅鸣叫,久久不绝。

  张若尘一边品饮美酒,一边暗暗观察。

  发现,这座小小的船舱古殿中,竟是聚集有五十多位大圣,个个修为不俗。其中,天龙界的龙族占了一半,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南方宇宙一些大世界的俗世顶尖人物。

  鱼晨静是唯一一位来自古文明派系的修士。

  坐在张若尘旁边的舒庸,倒是十分耿直,从来滴酒不沾的他,已经喝下半坛,即便修为高深,此刻也是满脸涨红,露出醉意。

  他问道:“书兄这样的隐秘强者,昆仑界还有多少?”

  “你都知道是隐秘,为何还问?”张若尘道。

  舒庸连忙闭嘴,再次自罚一杯。

  张若尘颇为好奇,鱼晨静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问道:“聚在这里的,都是与天龙界交好的大世界的修士吧?据我所知,千星文明属于古文明派系,应该不属于天龙界派系。”

  但凡是强界,都有不少大世界依附求存,自然而然会形成派系。

  舒庸讶然,道:“书兄难道不知古文明派系现在大难临头,各自都在寻找盟友,欲要渡过生死难关?”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忽的,想到了当日在月神山看到的星空异象,道:“与修罗星柱界有关?”

  舒庸点了点头,道:“最多还有一两年的时间,修罗星柱界就要撞入进古文明派系所在的那片星空,到时候,各大古文明要么舍弃修炼之地,要么只能与地狱界拼死一战。”

  张若尘虽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可是,心中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因为,一旦修罗星柱界撞入进古文明派系所在的星空,一场席卷整个宇宙的大战,将在所难免。

  各大古文明怎么可能舍弃修炼之地?

  舍弃后,能去哪里?

  天庭万界的修炼资源是饱和的,宇宙中的圣脉、神脉也十分有限,各界相互间,早就因修炼资源争斗不休。

  各大古文明派系迁到别的大世界的地盘上去,只会引发天庭的内乱。

  除了战,没有别的选择。

  一旦各大古文明和地狱界开战,因为唇亡齿寒的道理,天庭万界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到时候,那些存在了无数元会的古文明,能不能存活下来,就要看自己在天庭万界中的盟友是否足够强大,是否能够全力帮助他们,而不是像昆仑界功德战场那样的做为。

  确切的说,这已经不是功德战,而是生死存亡之战。

  相通如此种种,鱼晨静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已是不言而喻。

  舒庸道:“天庭万界和地狱界相接触的星空,一共有三片。”

  “第一片,是昆仑界。但是,十万年前,须弥圣僧斩断了地狱界和昆仑界之间的空间脉络,更有十劫问天君带领诸神破坏了黄泉星河前行的能量根源,随后昆仑界的阵法太上,布置出了星空大阵,才阻挡住黄泉星河的吞噬。”

  “第二片,是无定神海,同时也是天庭和地狱最大的战场。但,天庭在无定神海之畔,布置了数十万年,修建了无数堡垒和神城,不是地狱界轻易可以攻得破。”

  “第三片,便是古文明派系所在的星域。”

  “一直以来,地狱界并不是特别积极从古文明派系的方位发起进攻,反而是想要分化和离间他们和天庭的关系,却一直都没能成功。”

  “谁都没有想到,实际上,地狱界已经在修罗星柱界布置了多年,以修罗神殿为能量中心,借来群星的力量,结合无数神灵的神力,直接催动这座庞大无比的世界,要以最为蛮横的方式,击溃古文明派系,直接向天庭宣战。”

  没错,就是宣战。

  从修罗星柱界向古文明派系移动的时候,地狱界就已经宣战。

  与修罗星柱界一起移动的,还有长达无数万亿里的黄泉星河。整个地狱界,已经开始吞噬天庭占据的星域。

  张若尘的目光,投向鱼晨静,脑海中,却不禁浮现出一道清丽绝尘的身影。与修罗星柱界离得最近的古文明,是天初文明,也不知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鱼晨静察觉到张若尘的目光,投目望向他,展颜笑道:“书先生修为高绝,想来红尘大会上必然名动天下,列入《红尘绝世榜》。”

  “中古时,须弥圣僧与千星文明的天主交情莫逆,两界算得上是世交。沉静斗胆邀请书先生,相助千星文明对抗地狱界大军。不知书先生意下如何?”

  ……

  晚上还有一章。

  月初,求月票。懒惰鱼,需要月票做动力,拜托,拜托。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的美女后宫桃花依旧笑春风(又名命犯桃花)燃情仕途师傅不要啊神雕之江山美人深宅旧梦系统供应商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圣墟(圣虚)全球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