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 黑白游乐园

+A -A

  为月影摇纱盟主加更。

  ...

  江晓顾不得许多,急忙扔出星力丝线,企图连接易轻尘,向上方闪烁,他打算回到地面上,重整旗鼓、重新制定作战计划。

  但是......当江晓企图闪烁的时候,却是面色一僵!

  瞬移呢!?

  我的瞬移呢?

  思索间,江晓与祸影之墟大门连接的隐形星力丝线也断裂了,祸影世界的大门也关闭了。

  卧槽!?

  我没放囚龙,没让它施展囚域星技啊?

  江晓心中一沉,咒骂道:“妈的,巴泽没交代清楚,他还藏了一手!?”

  这棋盘中的星兽,有禁止空间系的星技!?

  所以,到底是巴泽藏了一手,还是异球中的星兽,像之前的黑无咎那样,由于星技的质变,衍生出来了禁止空间系的星技!?

  思索间,江晓和易轻尘重重落地,而上方那破碎开来的黑白方格,也迅速融合、充足,将头顶的路给封死了!

  霎时间,二层棋盘的空间内,陷入了一片漆黑。

  易轻尘显然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她根本闪烁不了,便急忙开启了夜瞳,顿时,易轻尘的面色难看了起来。

  甚至不需要用肉眼观察,便能感觉到周围棋盘的震动,那些黑白板块之中,已经站起来了一个又一个或黑或白的棋子。

  易轻尘急忙上前,一手把江晓护到了身后。

  上下左右,全都是黑白石块,就在易轻尘把江晓护在身后的一刹那,在两人后方的黑白石块墙壁上,突然刺出来一记战矛!

  江晓到底是星空期的“大斗战”,他反应极快,只见江晓一刀横拍过去,那包裹着浓厚星力的锋利的石茅,直接被花刃拍歪,从两人的身侧刺了过去。

  “咚。”那石茅也脱手而出,掉落在地,发出了沉重的声响。

  墙壁上,黑色的石块刻印出了一张英武禁卫的脸,但是他却没有从石块中走出来,而是身形隐隐退去,重新融入了墙壁之中。

  江晓:!!!

  妈个鸡,进人家地盘了!

  前方,开着夜瞳的易轻尘,正在轰飞着一个个冲上来的禁卫。

  江晓迅速召唤出了小烛火,直接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光亮!光亮!”

  霎时间,江晓和易轻尘所在的角落,直接被白色的烛光点亮了。

  而在黑暗退去的那一刻,江晓瞳孔微微一缩,他猛地一甩刀刃,那急速旋转的花刃脱手而出,擦着易轻尘的身体,直接捅进了一个横冲直撞的战车之上!

  “呯!”碎石翻飞,炸裂开来。

  江晓急忙道:“换方天画戟!给我套个平安扣,我看看能不能出去!”

  易轻尘手中那铂金色泽的巨刃,立刻幻化成白色迷雾,随着迷雾一层层的凝缩、压紧,一杆巨大的方天画戟迅速成型。

  同一时间,易轻尘胸前的星图亮起,一个碧绿色的平安扣,套在了江晓的脑袋上。

  插上翅膀,江晓就能变成天使......

  “咔嚓...咔嚓......”一连串破碎的声音不断响起,在平安扣犹如天使光圈一般,落在江晓的脑袋上的时候,它仿佛在与什么“规则”抗衡,接连不断的裂出道道碎纹。

  江晓身体一闪,瞬移回来了!

  易轻尘的化星成武,与贺老的化星成武,是两种不同的保护形势。

  贺老的橘红钟罩,是对输出的绝对防御,任何输出型星技都无法伤害被笼罩的星武者分毫。

  而易轻尘的平安扣,却是对负面效果的防御。不让其他的负面效果加持在目标的身上。

  江晓之前实验易轻尘的化星成武之时,就曾用沉默猛砸易轻尘,但易轻尘却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是身上缠绕着的平安扣不断裂出碎纹。

  江晓也曾用伤泪淋过易轻尘,但是易轻尘只是被淋的体力下降,情绪上却并没有低落。

  现在看来,这棋盘中某个生物的禁止空间系的星技效果,也在平安扣的守护范围之内!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在八方地狱之时,易轻尘面对业火的时候,就曾试验过平安扣,奈何效果非常不理想。

  就江晓目前得知,易轻尘的平安扣并非是全方位免疫的,众人推测,她的平安扣是“抵御负面效果”。

  伤泪所伴生的“促使目标情绪低落”,显然就是一种负面效果。

  而在实战之中,业火一系带给易轻尘的大脑伤害却是实打实的。

  业火对目标的精神、意志的摧残,并非是点燃目标之后、伴生而来的负面状态,这是一种纯粹的进攻手段!

  就是用这种精神类攻击的输出形式,对星武者的大脑进行一次次的冲击!对于输出类的进攻,无论是物理一类、还是灵魂、精神一类,易轻尘的平安扣都是守不住的。

  易轻尘暗暗点头,也给自己套了一个平安扣,却是比江晓那悬在脑袋上的碧绿玉环好看多了,她是变幻了红色丝线,佩戴在胸前的。

  两人终于解锁了瞬移,却也看到在这漆黑一片的棋盘之中,各个地方也亮起了光芒。

  “呀!!!”小重阳娇声怒喝!

  她召唤出了小炭红,烈焰焚烧着周围的一切,骑在那高头大马之上,小重阳刚好与众士兵平起平坐,手中的方天画戟疯狂的撕扯着,也扔出了一道又一道阴魂冲击波。

  身旁的江弓纵身一跃,落在马背之上,坐在小重阳的后方,搭弓射箭,骑兵与弓骑兵合二为一,一近战一远程,简直就是一座炮台!

  “嗖!嗖!嗖!”一支支箭矢飞上天际,留下了道道白色的火焰线条。

  后明明搭弓射箭,一连串的箭矢于天空中纵横交错,点亮了她所在的区域。

  她同样化身弓骑兵,召唤出了自己的白山雪羽,奋马扬蹄之下,前方守护着她的顾十安却是一脸难受,马蹄差点把他踩在脚底下......

  “小心,我和影子失去了联系,穿梭不了!”大圣胸前星图璀璨,抽出了一支金红相间的棍棒,对着前方猛地一扫!

  “呵!”一声怒吼,大圣归来!

  什么叫棍扫一大片!

  金色的气浪铺荡开来,金红相间的棍棒在巨灵击的帮助之下,虚幻的棒影变得老大老大,仅仅这一棒,便荡清了前方一大片区域!

  霎时间,冲杀而来的禁卫、战车与骑士,一片人仰马翻!

  大圣身后的韩江雪,身上套着焰火之盾,右手连连挥舞,疯狂的向身后抡砸着冰咆哮,左手同样不闲着,一只又一只焰火傀悄然出现,点亮了一方土地。

  夏妍和玛尔达应该是最爆炸的组合了,两人一往无前,脑海中根本没有防御这一说,一人拿大剑、一人拿格斗刃,在黑白棋盘上横冲直撞。

  此刻,玛尔达正骑在一个黑曜石士兵的脖子上,用格斗刀抹了他的脖子,而夏妍正站在巨大士兵的面前,大剑恶狠狠的刺进了它的胸膛......

  “身后!”玛尔达话音未落,夏妍头都没回,长腿向身后一扫,做出了一个艺术体操般的动作,从那漆黑的军靴之上,扫出了一道巨大的炎弧!

  灼热的炎弧,直接将后方杀来的大理石士兵劈退,夏妍同样脱口而出:“身后!”

  玛尔达也并未没回头,骑在无头黑曜石士兵肩上,手掌向后一探,巨大的水球扩散出来四道水流,海魂牢瞬间成型,将一个急速冲来的黑曜石骑士困在其中。

  夏妍拎着大剑,脚下一崩,刺向了海魂牢中的骑士,与玛尔达擦肩而过的同时,开口道:“禁卫越来越多,防御越来越高了!”

  玛尔达猛地一挥手,一道幽灵船冲向前方,轰向了那被炎弧逼退的士兵,道:“嗯,最底层的生物,反而最难杀戮了。”

  当然,全场最亮的崽儿...当属二尾了!

  那站在棋盘最中间的高大身影,已经是一身火焰缠绕。

  曾经金品的岩浆之躯,只是漆黑龟裂的皮肤上,于道道缝隙之中流淌着岩浆,而置换了高品质的钻石·岩浆之躯,却是让她彻底化身为岩浆,那通红通红的光泽,明亮的有些刺眼!

  只见那棋盘中央的熔岩女神像,双手摊开,一副拥抱太阳的模样,在她的身体周围,火风暴卷了起来!

  钻石·熔岩舞!

  那熔岩舞急速扩散开来,旋转的火风暴甚至要比黑岭火羽的火龙卷都要强上三分。

  一堆堆黑曜石、大理石一般的石头人,纷纷被卷进了熔岩舞之中。

  盘旋在二尾身旁的小隐龙瑟瑟发抖。

  它体验到了几年前的雪原圣墟中,江晓那进退两难的滋味。

  小隐龙不敢距离二尾太近,害怕自己被那滚烫的熔岩之躯给烫到。

  同时,它也不敢距离二尾太远,因为二尾只给它留了一点生存的空间,再向外,便是一层又一层熔岩舞的旋转区域。

  “呜~”小隐龙吓得连游都不敢游,但天生有多动症的它,长长的身体不怎么受控制,总会有某一截身躯动弹一下。

  隐龙干脆开启了隐匿之躯,彻底隐形,动作也彻底定格了下来。

  “呯!”

  就在各方区域被点亮,一众人奋勇厮杀的时候,众人脚下的第二层棋盘,碎了!

  又碎了!!!

  霎时间,众人犹如下饺子似的,纷纷坠落而去。

  骑在马上、披着斗篷的众人,也因为看到二尾垂直而落,不得不跟着向下方飞去。

  “呜~”悬挂在空中、定格小隐龙,突然一声惨叫,原本与世无争的它,却是被一股股的碎石旋涡卷入其中。

  黑白相间的碎石极速旋转着,极力摧残着隐龙的身躯。

  隐龙的防御倒是能扛得住,但却不想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急忙顺着火龙卷向下飞去,追向了它的主人。

  那垂直飞下的小隐龙,却是突然一个刹车,变成了“大大卷”的形状。

  让小隐龙万万没想到的是,下方的主人,竟然同样被淹没在了极速旋转的碎石涡之中!

  熔岩舞迅速消失,显然,二尾离开了!

  呼~

  一阵迷雾飘散,迅速拼凑,二尾的身影在碎石涡旁悄然出现,险而又险!

  身体雾化可是有时间限制的!二尾急忙向后退开一步,但却依旧被碎石旋涡边缘的石头蹭到了脸颊。

  与此同时,她的身后传来了一道战车轰鸣!“嗡!!!”

  “咔嚓!咔嚓!咔嚓!”

  二尾猛地转身,一脚抬起,踩在了那移动的城堡下方,一人之力,竟然硬生生的把这横冲直撞的战车给拦住了。

  她猛地仰头,却是看到一道血红色的巨刃,由这城堡的内部捅了出来,从上劈砍而下。

  “轰隆隆......”

  移动的小型城堡轰然碎裂开来,江晓手执花刃,劈开了城堡大门,碎石左右飞溅,头上燃烧着熊熊烛火的他,也站在了二尾的面前!

  就很酷~

  同一时间,江晓头顶的碧绿玉环悄然破碎。

  江晓道:“易轻尘的化星成武能抵挡空间禁锢效果,我们闪烁出去,重整旗鼓?”

  “发现目标!”二尾开口说着,身体突然一阵幻化,一个身长七米,肩高四米开外的巨型猞猁,出现在了江晓的面前。

  江晓傻傻的仰起头,却是看到了巨大猞猁的肚皮从自己头顶掠过。

  江晓急忙转身,而从他头顶跑过去的猞猁,尾部一卷,精准的缠上了他的身体。

  “哇哦~哇哦~哇哦~”江晓的身影被长尾卷着,在猞猁的急速奔驰之下,他的身体上下颠簸,幅度极大。

  头上戴着烛火帽的他,在黑暗中来回飘荡,留下了道道白色的烛火线条......

  这就是...过山车的感觉么?

  我很认真的在打架,为什么带我来游乐园?

  而这巨型猞猁口中喷洒着岩浆,在棋盘上闪转腾挪,极速穿梭着,似乎已经有了目标。

  江晓道:“卧~槽~你~跑~快~点~”

  后方,是不断炸裂开来的碎石旋涡,看的江晓一阵头皮发麻。

  猞猁纵身一跃,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口岩浆,向前方密密麻麻的禁卫军喷洒而去。

  而猞猁那一双利爪,却是撕开了层层岩浆,扑向了一个真真正正的黑曜石女神像!

  棋盘领袖之一·星辰段位·后!

  下一刻,猞猁那毛茸茸的巨大的手爪,一把将五米开外的黑曜石女神像扑倒在地。

  就是你一直用碎石绞我!?

  猞猁的手爪禁锢着黑曜石身体,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叼住了女神像的脑袋,疯狂的左右撕扯开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刀碎星河诸天投影抗日之兵魂传说异常生物见闻录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纵横诸天的武者凌天战尊高手寂寞2重置属性抗战侦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