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树叶飞舞

+A -A

  完成训练之后,富江回到了家中,出乎意料的,她的父亲也回来了。



  “父亲。”富江点头问好,因为嗅到血腥味,她又问了一句,“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川上寿弯下腰,揉了揉自己女儿的头发。



  黑色的发丝如同黑夜织就的锦缎一样,手感格外顺滑。



  富江微微皱眉,坦白来说,她很不喜欢被人摸头,但是由于是这个身体的父亲,她也没什么办法,“母亲最近几天都在医院,等会我和父亲一起去看母亲吧,虽然是小伤但是也要处理一下。”



  川上寿点点头,然后看着女儿最新的造型问道,“护目镜带着会影响视角吗?”



  作为一个原来连眼镜都没戴过的人,这样大的护目镜的确戴着不算舒服,但如果能用此暂时隐藏一下直死魔眼,这点不适完全可以忍耐。



  富江摇头。



  “脸上还涂这么多油彩。”川上寿仔细端详自己的女儿,似乎是自从上了忍者学校之后,女儿就越来越怪了,好像因为太受欢迎,所以一直遮着脸。



  半张脸被护目镜遮住,下半张脸都涂着油彩,他回想一下,发现自己现在都不太清楚女儿真正的长相。



  他明明记得女儿小时候挺爱漂亮的啊,怎么最近几年连裙子都不穿了,哪怕对于女忍者来说这是常事,但是作为父亲还是希望女儿能够有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童年。



  他语气温和,明显流露出对女儿的宠爱,“我的富江这么漂亮,别总遮着脸啊。”



  “去做任务遮着脸也就算了,在家里要稍微放松一些,你看父亲不是也这样吗?”



  富江伸手调整了一下护目镜的位置,义正言辞的说道,“越漂亮的忍者越危险,作为忍者时刻都要有警惕之心。”



  关键是她实在是对富江的魅力值很不放心。



  吸引男人也就算了,最后吸引到别人黑化来分尸自己这是什么鬼嘛。



  虽然说攻略人物的确需要颜值,但是她现在想要实力,攻略的事情以后再说。



  所以这种怪里怪气毁形象的装扮目前她还是要坚定的维持下去,真的要攻略的时候就对要攻略的人露露脸就行了。



  不仅可以避免无聊的烂桃花,还可以因为反差造成更大的震撼。



  川上寿见女儿小大人的一面不由笑了,也就没说什么,带着女儿去了木叶医院。



  富江的母亲川上梨也是特别上忍,专精医疗忍术,常年以医院为家,见到丈夫和女儿都过来了,她像是职业病的给丈夫检查身体,处理好伤口,然后才开始说起其他事情。



  最近紧绷的气氛富江的父母当然都感觉到了,他们经历过战争,所以并不怎么惧怕,担心的也只有女儿富江。



  虽然他们都认为富江是天才,但战场上可不管什么天才不天才的,实力不够就是死。



  富江这个时候从学校毕业,如果战争爆发,很可能会直接上战场。



  川上寿已经知道女儿的决心,也知道这是忍者的宿命,根本逃不开,只能是和妻子讨论一下,怎么教女儿一些保命的方法,还有趁着物资还充裕,暂且给她多准备一些东西,起爆符和急救药物都是必需品。



  这难得的全家团聚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川上寿就被另一个暗部忍者叫去执行任务,川上梨还要继续待在医院抢救病人,最后是富江一个人回家。



  回家的路上,富江看到木叶的街上人来人往,热闹而又平和。



  忍者的世界和普通人的世界相连而又分离着。



  今天晚上也继续锻炼吧,她可不想尝试一次死去的滋味。



  第二天,富江迎来了她的第一个c级任务。



  对于她这种刚毕业的下忍来说,这样的任务通常是见血任务。



  不过大约是局势紧张的原因,他们的任务不是担当老师躲在后面悠哉悠哉的看他们完成,而是老师做b级任务,他们负责扫尾工作。



  某种程度上他们是顺带产物。



  任务当然算不上难,他们要对付的只有普通人。



  迈特戴这个万年下忍不用说,早就见血了。



  油女志微家族练习虫术,人或许没杀过,但是动物应该有,这次任务表现的十分镇定。



  富江也十分镇定,和无数次的练习一样,刀划过脖子,对方就已经毙命。



  异常的平静。



  然后就是宇智波直辉带他们回去交了任务。



  和他带着他们去交d级任务的时候差不多。



  富江也觉得差不多。



  只是她在睡前一直会习惯性的思考当天发生的事情,然后进行总结。



  今天晚上她闭着眼睛想了一会之后,召唤了gm,和他进行了一次聊天。



  “最近我在研究直死魔眼。”富江说起了这件事情,“我并没有仔细研究过型月世界直死魔眼的设定,根据你给的资料,直死魔眼虽然不能升级,但是根据拥有者理解程度的不同也会呈现不同的样子。”



  “目前我只看得到活物和死物的死线和死点,但两仪式是杀死概念。理论上直死魔眼不可升级,但如果我能够理解概念,这种能力也应该算是升级了吧。”



  “现在的测试员不多,拿到直死魔眼的只有你一个,所以我也并不太清楚情况,两仪式的直死魔眼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的体制,不过你的直死魔眼是系统直接赋予的,我们绝对短斤少两,所以看到概念的功能你应该也有,但是概念本身太过抽象,所以你才没能领悟。”



  富江点点头,“的确感觉十分抽象,我有时候自己练习,想要学两仪式那样斩断一把椅子的存在,我也觉得我能看到死线,但是每次还没有看清楚就昏过去了,我的大脑无法承受。”



  “马上要上战场了,你到时候再慢慢领悟吧。”勺子说道。



  “时间不多了。”富江看着自己白皙异常的手,脸上是十分苦恼的表情,“不可否认富江血统有很多便利性,但是光会不断分裂,且分裂不受控制,分裂体会自相残杀这些十分麻烦。”



  “战斗我并无畏惧,但是要是我受伤昏迷,富江分裂出来,那就十分麻烦了。”



  “这的确是富江血统最麻烦的问题。”勺子表示理解,“这个暴露出去,你就准备任务失败离开这个世界吧。”



  “所以我是打算用直死魔眼斩断富江这个身体的分裂性,可是研究了两年毫无进展。”



  “理论上可以成功,实践起来非常麻烦。”勺子说道,“连真正的两仪式都很难做到,你虽然在我看来已经是测试员里面最天才的,但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做到。”



  gm说的,富江当然很了解,她尝试过太多次了。



  勺子这边什么都没说,那就代表他是不可能提供给她什么解决办法的。



  毕竟他们游戏公司不可能鼓励作弊。



  “我记得你说过我正式成为忍者,还有一份转职奖励。”



  “是的,不过这个奖励只是个小奖励,奖励的是忍术或者忍术用具等与你本职业相关的物品或者技能,且不能超出自身实力。你是情感方面的测试员,武力值只是保证生命安全,和战斗力测试可是完全不一样,他们有专门的升级系统。”



  富江说道,“我想要一只通灵兽――小型方便隐蔽,最好是鸟类。”



  “最隐蔽的其实是昆虫,但是昆虫缺乏智慧,我需要的是我昏迷之后也能帮我扫尾的通灵兽。”富江是深思熟虑之后才提出这个要求。



  大型通灵兽容易成为目标,没多大作用的小型通灵兽便于隐藏。



  “其实如果会一些简单的忍术更好。”不过会忍术的通灵兽并不那么容易,这也只是个小奖励,因为是限定不能超出自身实力,本来富江是准备以后强一点再使用,但是现在要上战场,她不得不用了。



  只能期盼她的幸运a有用,即使上战场也不会重伤到昏迷几日几夜没办法处理事情的程度。( 就爱网)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禁欲派女主肉文生存记神控天下浪荡皇帝秘史好事多磨绝品邪少异界全职业大师开局一个大天使撒旦倾情:邪魅总裁的烙痕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暗黑破坏神之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