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书房会谈

+A -A

    两个人来到书房坐下,张诗琪为两人泡上茶就自觉地退了出去。

    “陈区长,今天下午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又分别给我打来电话。中心思想是让我能够最大限度的了解你的想法,以及你对国家的态度。

    两位首长向我介绍了一些你的情况,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是他们确定你关系到国家的安全和稳定。这让我很是吃惊,你一个年轻人有什么能力关系到国家的安全,然而想一想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我又不能否认他们的观点。也许昨天你所展露力量是你的势力的冰山一角。

    我对你的了解不多,接触的时间也很短,并不明白二位首长这样说是否有更进一步的根据,而不仅仅看到了你的这支民兵队伍。可是我明白二位首长不会信口雌黄、无的放矢,一定是有确凿的证据支持他们的说法。

    今天我们的聊天,不具有官方sè彩,只是两个人的闲话。你可以现在抬屁股走人,不予理会。你也可以有什么说什么,不愿意让我们了解的你可以不说。不愿意让我向上级汇报的你可以明确说明。

    二位首长也向我承诺了这一点,你不想让二位首长或者有关部分知道的事情,我可以不向他们汇报,但是他们希望,你能够开诚布公的告诉他们,你需要什么?希望国家为你做什么?

    他们现在最为担心的是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和部门与你发生冲突和误会,从而让你产生误判,最终导致国内的动乱,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伤害。

    我想陈区长是一个爱国人士,从小就受到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并且在你的两位长辈的言传身教下,对祖国和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希望看到祖国的强大的富强。

    基于这一点,我们就有了相同的思想基础和出发点。为了这一共同的目标的实现,就需要我们双方释放出最大的诚意,先给彼此一个互相信任和互相了解的机会。

    所以我们彼此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互相接触,让我们双方互相了解对方的想法和优势所在,寻找彼此利益的交汇点。为双方今后的合作制定一个彼此都可以接受的方案或者计划。

    为了不引起你的误会,这个接触交流会被控制在一定级别上,二位首长同意这个级别可以由你决定,按两位首长现在的安排,最低的级别不会低于我这个省部级。并且你也可以直接指出国家可以参与的具体人员。

    如果你同意这一点,我们现在可以进行更深入一步的交流。”

    张玉书记说到这里,用异样的眼神看着稳坐在沙发上,不时地喝口茶水并认识听着他说话的陈宇星。这时这个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就有如一座山峰,厚重沉稳,任凭风吹雨打他仍然岿然不动。

    下午连续接到两位最高首长的电话,让张玉震惊的无以复加。昨天半夜接到二号首长电话的时候,就已经让他对陈宇星这个年轻人的一切感到了深深的好奇,甚至有高山仰止的感觉。但是下午这两通电话却无异是晴天霹雳。

    张玉了解,共和国建国以来还没有对一个国内的公民给予这么大的容忍度的行列。国家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说明了这个陈宇星有着某些让人敬畏的东西傍身,让国家不得不容忍他的过格行为。

    显然二位首长对昨天晚止的叮嘱不很放心,又在今天下午接连发过来两道金牌。规范了针对陈宇星的态度和接触技巧,同时也是再一次给张玉书记打了预防针。

    因此张玉书记明白,今天被他请到家中做客的陈宇星,并不只是他管辖下的一个常务副区长,也不是和他女儿一样可以随便教育几句的年轻人。而是一个可以和共和国最高领导层平起平坐的大人物,身份地位可能会超过他这个中型省分的省委书记。

    陈宇星听罢张玉的一番话,心情也很是不平静。现在看来,他在得到综合舰后定下的发展战略已经宣告失败。再想偷偷摸摸地向社会提供科学技术、按部就班稳步发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宇星不由反思,他想隐蔽的躲在幕后发展的思路本身就有着很大的局限xìng,这也是因为宇星对国华现实社会实际和政.治体.制的不了解,才自以为是的制定出来的初期发展战略。

    这个战略和现实有着严重的脱节并且难以贯彻落实,因为这期间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太多了,多的会让宇星应接不暇。只是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宇星就对此有了深刻的体会。所以这个发展战略根本不可能在共和国这种体制下得以实现。

    随着宇星投入社会的高科技产品的逐渐增多,国家会利用国家机器从各种渠道调查这些技术的来源和去向。如果宇星不动用综合舰进行干预,被发现这些高科技的技术来源于宇星本人是不可避免的事。

    并且随着调查的深入,宇星背后隐藏的强大势力也自然而然地浮出了水面,呈现在国家机器和主要领导人的面前。

    宇星现在即使想要隐瞒也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了,除非他展开大规模的杀戮。但这又是宇星不想也不可能去做的事情。

    所以现在这个只有一个答案的单选题就这样摆在了宇星的面前,宇星只能无奈的在答案上画上了勾。

    “书记,宇星还很年轻,考虑问题不会很全面,你是长辈,如果我们的角sè对调,张书记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呢?我想听听作为一个长辈的你的建议。”

    宇星拿起张诗琪特意放在他面前茶几上的中华烟,抽出一支递给张玉书记,并为他点上。自己也拿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将身体靠向沙发后背,静等张玉书记的回答。

    对于宇星将皮球又传回到自己的脚下,张玉书记对陈宇星又高看了一眼。这个青年还是沉得住气的,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人压制得住的。这是张玉书记并不了解陈宇星的底牌而造成的误解,有了综合舰这张底牌,不要说单单一个华国,就是整个世界宇星也不会放在眼里,他又怎么会被人说服和压制呢。

    张玉书记也没有立即回答宇星的,而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书房中来回的走了几圈,思考了五分钟,这才面向宇星站定。

    “宇星,既然你将我比做长辈,那我就用一个长辈对社会和历史的理解为你解惑。这样说似乎有些自大,但你不妨把我的话当作一个建议作为你决定的参考。

    任何问题只要涉及了不只一个人或者一方势力,那么要解决问题无非两种途径,一是采取对抗的方式,一是采取协商解决的方式。而协商的结果有两个,一个是互相妥协最后达成一致,一个是协商无果矛盾升级,走上对抗之路。

    现在国际社会上,不管是政治、经济还是军事上的矛盾都是以协商解决为主导,采取对抗方式的少之又少。

    为什么要协商而不是对抗。很简单说白了协商解决问题的成本相对较低。

    而协商解决问题又是以实力作为后盾的,你的底牌和实力会反映到谈判中所处的地位上。这一点很好理解,华国的近代史给出了充分的说明。

    所以我给出的建议是,你有什么实力要让对方知道,互相了解了双方的实力,双方谈判的地位也就确定了,这时再提出和你的实力相匹配的要求,就会很容易得到满足。”

    宇星心中一阵苦笑,他从来也没有和国家谈条件的想法,他只是想在幕后默默地支持国家的经济建设和国防事业,使国家富强人民富裕,在国际社会能够发出华国的声音。

    可是事情的变化还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几次意外事件的发生就彻底改变了事态的发展方向。让他处在了现在这个尴尬的地步无从选择。

    “受教了,张伯伯。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是否可以实现,过几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了,我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想邀请一、二号首长到哪里去座客。如果伯伯有兴趣也可以去坐坐,具体还要邀请什么人去,我看首长们应该能有所考量,但人不要多三个五个,最多七个八个就可以了,别超过十人,人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我希望国家对这些人能够绝对的信任,以后不会闹出什么乱七八遭的事情来。”

    张玉心中暗喜,事情终于有了突破xìng的进展,如果一、二号首长的关心的大事,自己有能力给予解决,这对自己政治和仕途上的加分是毋庸置疑的,十一月的**自己进入中.央政治局的可能xìng将会大幅度增加。

    “宇星,给我一点时间。我打个电话。”

    “伯父请便。”

    张玉出了书房回他的卧室去打电话了,宇星不用想都知道他要向谁汇报。

    宇星拿出通讯器,放到自己的耳边。

    “牛牛,监听他们的通话,有什么重要信息以文字方式传到我的通讯器上。再有外人进入综合舰有什么限制的规定吗?”

    “舰长阁下,监听程序已启动,一切正常。外人进入综合舰的一切权限在舰长阁下手上,程序上没有任何限制。”

    “好,准备接待华国首脑登舰参观。对可馨绑架案的调查有什么进展?”

    “舰长阁下,调查工作早已经结束,随时听从阁下的安排。请舰长阁下设定接待规格。”

    宇星想了想,如何接待这些华国的首脑们,他也没有成熟的想法。

    “接待规格,以后再通知你。对于绑架案的参与者,今天晚上开始行动,抓捕李少龙我亲自参加,其他的参与者根据他们所在的位置,你派机器战士抓捕。那个倭国间谍暂时留下来,我还有用处。”

    “是,舰长阁下。”

    宇星刚刚放下通讯器,张玉书记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坐到宇星对面的沙发了,用有些激动的声音道:

    “宇星,我刚和首长们通了电话,首长们对能有机会参观你的特别的地方很感兴趣,一号首长说五一要放假,他们不好耽误你的休息时间,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明天早就可以飞到奉京来,奉京和京城的距离也不远,军用飞机也用不了一个小时,你是什么想法?

    宇星一阵苦笑,心中也暗自鄙视一号首长的借口,他们着急全面了解宇星的情况,或者说是了解宇星的外星战舰的情况,却找了个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游说自己。

    “首长们哪天来座客我都是欢迎的,我里也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只要领导们到了奉京,我就会带他们去参观这个特别的地方。但是还要麻烦伯父给我向区里面请个假,也许会旷工个两、三天。”

    “这很好,宇星,你别用这种让人感到心虚的眼神看我,我也同样想尽快的看到你说的特别的地方,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伯父,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这是冤枉我了。”

    两个人开了句玩笑,气氛也没有了先前的严肃,倒是让两人都感到了一阵轻松。

    “还有啊,宇星。要去你的地方参观的人可能会稍微多一点,一、二号首长加上我这就三个人了,中.央军.委的几个副主.席,还有可能接任下届副主.席的几个人选,梁总参谋长,国安部耿部长,中科院院长还有华国航天局的几位首席专家,这样算下来可能会近二十个人了。”

    “伯父,不是我不同意这个要求,而是为了便于保密我才有人数上的要求,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泄密的危险,什么科学家院长之类的带一个就好。军.委的领导岁数太大了也不是太好,不要在旅行中出现什么危险。

    你看这样安排可好,一、二号首长还有伯父,再加梁总参谋长和两位副主席,一位军事专家或者科学家。这七个人如何?”

    宇星又想了想,国安在这一段时间对自己照顾有加,而且和自己的关系也很好。就又补充道:

    “可以再加上国安的耿部长。一共是八个人,如果有必要可以再加上两个,以十个人为限,伯父认为呢?”

    “不允许带保卫人员吗?”

    张玉对一、二号首长孤身而行,还是略有担心。

    “伯父你认为需要吗?”

    张玉尴尬地笑了笑,站起身来一边向门外走一边说道:“你再坐一会,我去去就来。”

    待张玉书记走出房间,宇星拿起桌上的通讯器,翻看牛牛给他传过来的信息。

    张玉和一、二号首长的上次对话内容,一字不落地显示在屏幕上,宇星大致的浏览了一遍,没有什么能够引起他的注意的特殊内容。然后他又查看张玉和一号首长的即时通话内容,看着看着,宇星不禁笑了。

    张玉正在竭力劝说一号首长放弃再和宇星商量增加人数的要求。张玉倾向于宇星的态度非常的明显,俨然这个省委书记成了陈宇星利益的代言人。其实这里张玉也存有私心,去的人越少,他的价值和地位就越明显。

    这次张玉书记打电话的时间略长,前后用去了近十分钟。这才重新走进了书房。

    宇星为坐回沙发的张玉书房续上茶水,又给他发了一支中华香烟,这才自己点上烟坐回沙发等着张玉书记开口说话。

    “宇星,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就十个人,一个也不多,一个也不少。明天首长们会在中午之前秘密到达奉京,你看你什么时候和科长们见面好呢?”

    张玉书记的问话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谨慎的多了,他已经把宇星的地位和一、二号首长平等的看待了。

    “伯父,我只是个区zhèng fǔ的副区长,首长们到达奉京,并且还是冲我而来,我有什么理由不去接机呢?”

    张玉闻言明显的一愣,接着就放声地大笑起来。

    张玉书记这一官场老鸟立即就明白了宇星的追求和目的。宇星志不在金钱,又不想破坏现有的政治和经济秩序,那么唯一的解释就突兀地显现了出来。原来两人是志同道合之人,双方的联合基础无形中放大了数倍。

    “那好,我这有个简单的安排,你看看是否有什么补充。明天中午你我二人加上奉京军区张武军司令员到机场接机,中午你和一、二号首长单独共进午餐。午餐后休息一小时,然后去你的特别地方。剩下的行程就由你来安排了。”

    “伯父,我们行程的出发点还是在军用机场,但是要有一个清场的过程,在午餐后的这一个小时里,要将机场可以观测到登机地点的人员全部撤离,包括机场指挥塔上的人员。

    还有重要的一点,有关接待人员要由可以信任的军方人员担任,人数越少越好,并且要给他们打好预防针,不要对这些人员的忽然失踪大惊小怪,要保持冷静,在原地等候三天,这三天内不允许和外界有任何联系。这一点不知道军方能否做到。”

    “这没有问题,做不到这一点,就不配为共和国的军人了。”

    两个人将有关细节安装妥当,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因为张玉书记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宇星就向张玉书记告辞,离开了一号别墅。(未完待续。)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金麟天下第二部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武道医王吴东周美珠秦城林倾城大奉打更人快穿女配冷静点极品富二代金龙神枪我真没想重生啊五大贼王
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综合舰 第一百七十三章 书房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