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创伤膏的奇迹

+A -A

    今天下午到家,就赶了一章,以后每天保底四千字,谢谢支持本书的书友们——

    宇星若有所思地看了马占军一眼,宇星还年轻经验欠缺,他还看不透老谋深算的马占军心思。

    “这些人是一个团队,你们要聘用他们应该很难,至于购买他们的技术,我并不看好这种合作方式,一是他们没有出卖技术的愿望,二是从机床公司现在的经济状况看,你们应该也买不起。至于是否有其他更好的合作方式,就在于你们双方的协商了。马总,不知是否有协商谈判的愿望?”

    马占军是一脸的笑容,殷切地看着陈宇星。

    “这么好的事情,我们怎么能没有愿望。先谢谢陈区长能为我们机床公司着想,我们会尽快和他们协商,如果他们的技术确实可行又对我国的机床事业的发展有利,我们一定争取和他们合作共同开发新型机床产品。”

    马占军表现的非常热情,很有立即和对方展开合作谈判的意思。可是宇星无意间注意到岳山青的嘴咧了咧,其所表达的意思很耐人寻味。

    “这就好,马总为华国的机床事业鞠躬尽瘁,奉京机床的发展指rì可待。小郁,你将陈庚博士的电话留给马总。”

    郁聪将一份资料递给了马占军。

    在到机床公司调研前,牛牛已经将派遣到“星空机床”任总工程师的陈庚的资料传给了陈宇星。资料里详细地介绍了陈庚的简历和他所从事的机床研究的成果,以及陈庚的自然情况、联络方式等。

    马占军接过资料只是看了一眼,就递给了坐在他身后的女秘书。漂亮的女秘书并没有看资料而是将其放到一个文件夹中。又随手放到了茶几上。

    陈宇星对马占军如此轻率处理这份对机床公司来说无比重要的资料的做法感到很失望。而且陈宇星从马占军的眼神中也没有看出要积极主动联系陈庚的意思,这反倒不如坐在他身边的岳山青来的迫切。

    陈宇星本来想要叮嘱马占军几句,但看到他如此的表现,也就心灰意冷,明白再多说也无益,就忍住了下面的话。

    陈宇星已经不想在此多呆,他感到一种压抑,让他想冲着所有人大喊。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站起身来,对马占军及在座的机床公司高层道:

    “谢谢各位在百忙之中陪同我调研,我就不再多打扰各位了。”

    郁聪从靠墙的座椅上站起来,走到陈宇星身后,将座椅向后拉开,给陈宇星让开通道。

    机床公司的高层们也站了起来,走出座位,簇拥着宇星和马占军两人向会议室外走去。

    “陈区长,到了我们机床公司,一口饭也不吃就走,让我们怎么好意思。”

    陈宇星看得出来,马占军挽留他吃晚饭是真心实意的,并且还是很期望。但是他看着马占军的胖脸就有一种要吐的冲动,别说他今天没有时间,就是有时间他也不会和这个拿着国家的高额俸禄,却不干正事的人同桌吃饭。

    马占军能混到大型国企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自然有他的一套理论,尤其是在待人接物上他很有一套功夫,当然这套功夫是用在上级和对他有用的人身上的。而像陈宇星这样的实权人物他是非常乐于交往的,如果能够和陈宇星成为朋友那更是他所希望的。

    “马总客气了,晚上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以后会有机会的。”

    “行,说定了,过几天我请陈区长。”

    马占军看出了陈宇星不想在此多呆,自己今天并没有得罪于他,那自然是陈宇星晚上有重要的事情处理,真的没有时间。马占军就坡下驴,约定下次见面的事,也算尽了心意。

    说着几个人已经来到了楼下,宇星和每位公司高层都握手告别,在和岳山青握手时,宇星故意用力的握了握,岳山青则报以微笑。

    宇星上了车,在车子开出了几百米后,宇星向陈卫东道:

    “卫东,将我送到‘星空制药’,你把小郁送回家后,再来接我。”

    宇星上任以后,区zhèng fǔ办公室为他这个常务副区长配备了一台“中华”牌轿车,并给他安排了一个“专职”司机。

    宇星同意了配车,但没有接受这个“专职”司机,而是吩咐黄秘书长将陈卫东的人事关系临时调入区zhèng fǔ,继续做他的司机。

    黄秘书长没有绝对的听从陈宇星的吩咐,他不仅安排陈卫东做宇星的“专职”司机,还将陈卫东的录用为区zhèng fǔ正式工人,即所谓的工勤编制,使陈卫东成为了正式的国家工作人员。

    “区长,不用我陪同吗?”

    郁聪并不了解宇星和“星空制药”的关系,他以为陈区长要去“星空制药”调研。

    “你也回去休息休息吧,这几天你也很辛苦。我自己去就行了。”

    宇星还不想现在告诉郁聪他的一些隐私。他对郁聪了解的并不深刻。

    郁聪还想说些什么,但听到宇星语气中的不容置疑,也就放弃了继续争取。

    卫东用脑电波联系了陈鸿声,将舰长大人到公司的消息通知了他,让他做好接待舰长大人的准备。

    “中华”车到了星空制药,卫东看着陈鸿声将舰长大人接进了公司这才发动车子送郁聪回家。

    “东哥,你以前一直跟着陈区长吗?”

    郁聪问聚jīng会神驾驶着车子的陈卫东。

    “有几个月了。”

    卫东回答道。

    卫东比宇星更了解郁聪,他不仅对郁聪的三代血亲都做了仔细的调查,而且随时监控着郁聪的言行,包括郁聪和自己老婆说的**话,卫东都一清二楚。

    “东哥虽然话不多,但是你车开的可是真好。再差的路况,也感觉不到颠簸。”

    郁聪感觉这辆中华车坐起来比奔驰还要舒服。他把原因都归结到了司机陈卫东身上,认为他的驾驶技术出sè,车开的平稳安全。

    殊不知,这辆车已经不是原来的中华车了,zhèng fǔ配置的中华车,现在存放在宇星家的车库里。而这辆车是由综合舰制造的,只是披着中华车的外壳。

    “为老板服务,应该尽心尽力。”

    陈东回答的很格式化,又很坚定。郁聪无形中也受到了卫东的忠心耿耿思想的感染——

    陈宇星在陈鸿声的引领下,来到了陈鸿声的办公室。宇星坐到沙发上,将两脚放到了茶几上,深深地伸了个懒腰,感觉格外的舒服。宇星也意识到这种行为很不好,但就是改不掉在党派省委养成的这种坏习惯。此时的陈鸿声也没有闲着,忙着为宇星冲煮着咖啡。

    “鸿声,说说‘益生素’的生产和销售情况。”

    陈鸿声将煮好的咖啡放到宇星的右手边。

    宇星用咖啡匙在咖啡中搅拌着,问笔挺地站在他身边的陈鸿声。

    “阁下,‘益生素’上月共销售了18万支,销售额为430多亿,成本只有1500多万,但我们对外声称是140亿。这个月20多天已经销售了超过15万支,销售额近380亿。到现在为止总共销售了33万支‘益生素’,销售额810多亿人民币。接近了我们对外声称的40万支的年产量。下一步我们的生产规划和销售策略还请舰长阁下决定。”

    陈鸿声简要地向陈宇星介绍了‘益生素’的生产的销售情况。向宇星请求下一步的公司发展策略。

    “公司的二期工程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

    宇星没有贸然做决定,而是先了解公司二期工程的进展情况,

    “二期工程的基础建设现在已经基本完工。在二期工程的建设过程中,我们雇佣了多个工程队,厂房的建设、路面硬化、绿化工程、围墙建设同时进行,由于我们资金支付及时,所以工程队都是满负荷工作,工程进行顺利,这两rì即可全面完工。剩下的就是等待zhōng yāng智脑派遣工程机器人安装生产线。”

    宇星思考了一阵,对陈鸿声道:

    “根据市场的需求量,统筹安排我们的产量,只要有需要我们就满足他们的要求,以最快的速度筹集资金,我还有大用途。”

    “是,阁下。按国内外对‘益生素’的需求量,以每月20万支到25万支为宜。每年六十万人的治疗药物,对近亿癌症患者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是却正好可以使有能力购买药物的人群市场保持饥渴的状态。这样即可以达到筹集资金的目的,又可以使‘益生素’的紧缺xìng得以保持。”

    “‘益生素’二期生产线什么时候上马,这些都由你来安排。公司其他药物的情况怎么样了?”

    “国家药监局已经通过了‘肾康’的一期临床实验申请,‘肾康’的临床实验,我们没有重复‘益生素’的宣传套路,而是按部就班地进行,我们要等三期临床实验结束后,再进行药物的宣传和销售。这是老爷定下的经营战略。”

    宇星将喝了大半的咖啡杯放到茶几上,陈鸿连忙又端起杯子到咖啡机旁又为宇星调制新咖啡。

    宇星冲着正在忙着为他调制咖啡的陈鸿声背影道:“这样也好,‘益生素’已经让世界为之疯狂,如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疯狂一次,对公司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陈鸿声已经调制好了咖啡,放到宇星面前的茶几上,又笔挺地站在宇星的旁边。

    “‘创伤膏’现在正在进行三期临床实验。一周前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军方的耳中,总装备部通用装备保障部四局已经派员到奉京医院进行实际观察。

    就在他们进驻医院后的第三天,发生了一件事件,使他们对‘创伤膏’更加的重视了。”

    宇星来了兴趣。

    “说说,是怎么一件事?”

    陈鸿声脸上露出了微笑,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道:

    “那天,在市中级法院门前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一个青年将另外一个青年刺成重伤,二十多厘米长的尖刀刺穿了伤者的肝脏,造成大出血。说来也是巧合,当时正好有一辆奉京医院的救护车路过这里,被伤者的朋友拦了下来。

    当时在救护车上的医生并没有携带任何抢救器材和药物、血浆,但却有一盒公司的‘创伤膏’临床实验注shè胶体。而这位医生也正好了解‘创伤膏’的使用方法,情急之下,他为作者注shè了一支‘创伤膏’胶体。并将伤者紧急送往奉京医院,车程不过十分钟左右,到达奉京医院后,伤者的流血状况已经停止,并且神志清醒。

    在进行紧急手术的过程中,主刀医生惊奇地发现伤者的伤口已经封闭,血管已经修补了破损。即使不进行手术治疗也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并且当医生将手术刀口缝合时,又惊奇地发现,刀口以人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这名医生并没有参加‘创伤膏’的临床实验,以为伤者的体质特殊,就将这一现象向院领导做了汇报,同时也惊动了驻奉京医院的总装备部通用装备保障部四局的代表。他们赶到手术室并且询问了送伤者过来的救护车医生,这才得知是因为注shè了‘创伤膏’。”

    宇星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他们前二期临床实验就没有发现这种治疗效果?”

    “没有,阁下。他们在实验的过程中不敢将药物用于重伤患者,而是小打小闹,虽然他们对‘星空制药’有信心,但是没有一个医生有承担责任的勇气。

    ‘创伤膏’的临床实验和其他药物的临床实验有很大的不同,‘创伤膏’是应用于外伤,抢救时间是争分夺秒的。如果药物没有疗效将会造成严重的医疗事故。所以没有急诊科的医生敢于应用‘创伤膏’。”

    “这个伤者倒是给我们创造了机会,可以给他一起补偿。”

    宇星虽然对‘创伤膏’并不重视,但他还乐于见到自己公司的药物创造奇迹的。

    “公司已经承担了这个伤者治疗过程中的全部费用。他对‘星空制药’是感恩戴德。

    因为这个实例,这位四局的军代表,又和急诊科的医生合作应用‘创伤膏’治愈了几个受贯穿伤的患者。这几个患者都是在注shè了‘创伤膏’胶体15分钟以后,可以下地行走,并且影像学诊断为伤口愈合。

    因为实验效果明显,装备保障部四局向公司提出了联合开发请求,我们拒绝了,现在还没有他们的消息。

    老爷对‘创伤膏’的战略是通过三期临床实验后,三种规格的药物不对外销售,作为公司的备用药品。”

    “就安照老爷的吩咐办吧。”宇星道。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金麟天下第二部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武道医王吴东周美珠秦城林倾城大奉打更人快穿女配冷静点极品富二代金龙神枪我真没想重生啊五大贼王
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综合舰 第一百五十章 创伤膏的奇迹